标王 热搜: 丝网  护栏网  眉山石笼网  甘肃施工电梯防护门  安全网电梯门加工  电梯井安全门  安平钢格板  玻璃钢格板  足球场围栏网  荷兰网规格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新闻动态 » 正文

温商江苏新沂记 手持土地证望地兴叹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2-12  浏览次数:28
核心提示:  手持土地证却只能望地兴叹宋媛媛摄  结婚证拿在我的手里,媳妇却被别人着。郑金龙手持《国有土地使用证》,向记者形象地比

  手持土地证却只能望地兴叹宋媛媛摄

  “结婚证拿在我的手里,媳妇却被别人着。”郑金龙手持《国有土地使用证》,向记者形象地比喻着。

  2016年1月11日,年关将近,温州人郑金龙又回到江苏新沂市,徘徊在自己投入近5000万元拿到使用证的那块土地前。围墙圈起的铁栅门紧锁,他只有站在门口向里望望的份儿。

  郑金龙本来做融资生意,无心涉足房地产开发,但由于认识了新沂人段士鑫(化名),他的经营轨迹便由此发生了改变。

  无处不假

  2015年11月25日,《周末》曾以《温商江苏新沂记》为题对郑金龙的进行了报道。

  2010年末,段士鑫以苏州金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沂分公司(以下简称苏州金帝新沂分公司)的名义,在仅筹得1000万元金的情况下,以最高价1.024亿元拍得位于无锡-新沂工业园内的一块土地。然后伪造工业园管委会财政收款凭证,谎称已缴纳土地款7300万元,于2011年9月向郑金龙借款3800万元,其中2080万元转到工业园管委会财政账户,1720万元转入段士鑫个人账户。

  借款期限3个月,可是一年过去了段士鑫也未还款。2012年10月,在段士鑫的运作下,第一次拍卖作废,土地价格降至4100万元,由段抵押给郑金龙的新沂久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久江公司)独家摘牌。久江公司股权所有人和代表人均系郑金龙,签完土地出让合同后,公司印章和土地出让合同被郑金龙带走。郑金龙并非有心购买土地,只是想“段士鑫若能还清借款再将公司变更其所有”。

  由于段士鑫始终未兑现还款承诺,2013年初,郑金龙向温州市中级提起诉讼,但直到案件执行阶段,他才明白段士鑫“无处不假”。首先,段士鑫伪造苏州金帝文件注册成立了新沂分公司,其分公司和负责人的身份是假的。其次,段向郑金龙借款时出示的工业园管委会6000多万元财政土地收款凭证系伪造,包括在签订借款合同与出庭应诉时一个苏州金帝代表“夏士云”也是冒牌货。另外,郑金龙拿走久江公司印章后,又私刻了公司印章,向有关部门填报申请材料近10份,办理了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》。更为甚者,段士鑫假冒久江公司与江苏华础建筑安装工程公司(以下简称华础公司)达成默契,在土地出让金尚未全额交付、没有任何批准开工手续的情况下,早已入场施工。

  在段士鑫被机关刑事后,为了不致自己血本无归,郑金龙只好补齐土地出让金,正式接管久江公司,但建筑商又成了横在面前的最大障碍,“停不了、赶不走”。“不管骗子多么违规违法,相关部门一绿灯,我们办事却步履,拿到土地使用证也进不了场。”郑金龙告诉记者。

  停不了

  2016年1月10日,记者来到新沂市,从市出来右转东行500米,跨过沭河大桥,南便是久江公司名下曾被奉为新沂地王的20亩地块,四周已圈起围墙,门口留在西北角,铁栅门紧锁。透过栏杆,记者看到土地中央挖了一个大坑,底部铺设了钢筋混凝土,旁边竖着塔吊,而在土地东北角,已经建起“金帝广场”售楼部。

  记者看到,售楼部和工地上已空无一人,连看门人都找不到。隔着玻璃橱窗,售楼部内的楼盘模型清晰可见,但室内摆设布满尘土,地面也脏乱不堪。

  “在2014年11月的时候,这里只建起售楼部、圈了围墙,院内挖了基坑,但里面都是水。无论华础公司与段士鑫合伙还是被骗,毕竟做了一些工程,我们最初打算评估一下工程量,让华础公司而退。”久江公司总工程师王洪金告诉记者,没想到华础公司以丈量为名抽干了水,大批量运进钢筋水泥开始施工了。

  于是,久江公司郑金龙向新沂市住建局、安监局、、工业园管委会和市领导投诉举报,长达9个月。记者看到自2014年11月12日起,久江公司向发出华础公司非法施工的书面报告就有20多份。

  “我们举报华础公司违法施工,职能部门未有效地,却说成是内部纠纷,还把责令整改通知发给久江公司。”王洪金向记者介绍。

  2014年11月12日,久江公司分别向新沂市和工业园管委会递送报告,称“原段士鑫施工队(华础公司)现正在安装塔吊进行施工,请求迅速该非法施工行为,责令立即停工,撤出非法施工人员,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,我公司概不负责”。

  第二天,无锡-新沂工业园管委会安监站便来到现场,经检查认为存在重大安全生产隐患,“未办理安监申报材料,未办理特种设备安装申报,现场安装无资质,属私自安装,同时发现基坑边未防护,且出现坍塌现象,立即停止安装,把安装的部分尽行拆除”。

  但安监站的《停工整改通知书》却发给了举报人久江公司,没有起到任何非法施工的作用,塔吊最终竖起,至今还矗立在工地上。

  2015年1月,新沂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也曾发出责令改正和停工核查通知书,但这些通知同样发给了举报人久江公司。

  为此,王洪金在作为当事人签字时特别注明:“违法施工人员不是我久江公司所安排,我久江公司要求立即非法施工”。

  久江公司不断举报,华础公司不停施工,收效甚微。于是,久江公司转而要求新沂市和无锡-新沂工业园管委会交付土地,“土地出让金和各种契税收了,土地使用证是发的,交付土地天经地义,至于段士鑫伪造印章所做的一切,与我久江公司无关,华础公司作为建筑企业,应当懂得建筑行业法律法规,其非法施工,后果应当自负”。

  2015年7月2日,无锡-新沂工业园管委会对久江公司郑金龙事项作出如下处理意见:1.协调市相关部门将华础公司现场施工完全停下;2.继续加大协调工作力度,争取能使该块土地纠纷尽快解决。

  久江公司很快对此“处理意见”作出回复:“我公司认为华础公司一直在非法施工,而贵委及相关部门不力,甚至偏袒包庇,应及时采取果断措施,久江公司与华础公司之间不存在土地纠纷,应当是贵委与华础公司存在纠纷,贵委不要把自己外人,认为自己只是协调。”

  2015年7月末,华础公司的施工最终停了下来。郑金龙告诉记者,此前曾“协调”过,华础公司代表人袁理想开出了2700多万元的工程款报价,后来又报到亿元以上,实际投入不过二三百万元,这是我们根本无法接受的,还是那个原则:“我花钱向买的土地,交付土地才是正理”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冀ICP备13007627号-1
Powered by DESTOON